网 络
赚 钱

20万人掏钱,千亿港元市值,年轻人眼中的盲盒到底是什么?

文 | 未来商业观察,作者 | 卓宇

到现在也有人搞不懂一个小小盲盒究竟有何魔力,让20万人心甘情愿掏钱,造就出一个市值千亿港元,碾压完美世界、三七互娱等游戏巨头的玩具公司。

甚至有人断言,泡泡玛特就是靠着盲盒这种带有赌徒成分的营销手段,让年轻人上瘾,再把他们当韭菜割。

但这话不少人听了觉得委屈,当年大家摔存钱罐,狂吃干脆面集水浒卡的时候,也没见谁说谁韭菜绿油油。怎么方便面袋换成纸盒,卡片变成塑料娃娃,就成了智商税?

而在这场关于盲盒是不是智商税争议背后,却有一个根源问题要先搞清楚:当下年轻人都是怎么看待盲盒的。

带着这个疑问,我们找了三个年轻人,聊了聊他们对于盲盒的真实感受。

01 “IP入坑,但拆盒子也真的很刺激”

被问到当初为什么会入坑盲盒时,坐在对面的95后女生雯雯抿了抿嘴,说道:“因为有喜欢的IP吧。”在她身后书桌上,摆着一排造型各异的手办,都是日本动漫和游戏里的人物。

20万人掏钱,千亿港元市值,年轻人眼中的盲盒到底是什么?-有朝壹日

雯雯的部分手办

雯雯的收集癖好是在小学萌芽,跟多数80、90后一样,她的童年也有狂吃小浣熊干脆面的回忆,不过她收集的不是水浒英雄卡,而是一种圆形锯齿状的恐龙旋风卡。

“后面出了很多系列,水浒、三国、西游记,但我收集最多的还是恐龙卡,因为我喜欢恐龙。”那时候IP这个词虽远未兴起,但小浣熊干脆面通过赠送各种系列卡片意外走红,正是那些IP发挥了巨大奇效。

上高中后,雯雯因为《火影忍者》《名侦探柯南》等日漫的熏陶,疯狂迷恋上了手办。“我那会没能力买手办,都是舔。”直到雯雯工作后,才有了买手办的闲钱,一开始是买盗版,后来攒钱买正版。

雯雯告诉《未来商业观察》,柜子上的所有手办原型全部来自于她喜欢的动漫或游戏人物,她从没为一时兴起的喜欢买过单,就连买盲盒也一样。

“一个IP它有圣诞节、动物等不同系列,看着几十块钱不贵,但一套下来不比一个正版手办便宜。”雯雯去年因为樱桃小丸子盲盒入坑,加上今年的Kimmy&Miki系列已经收集了两套。

20万人掏钱,千亿港元市值,年轻人眼中的盲盒到底是什么?-有朝壹日

雯雯的部分盲盒

谈到最近因泡泡玛特上市而带来的巨大争议,她的表情中透露出一丝无奈,叹气道:“还是因为有人真的无感吧。”紧接着又补了一句,“但拆盒子很刺激,我也很欧气!”她得意的笑了起来,就像吃干脆面拆出珍藏卡的孩子。

今年,雯雯只买了两个正版手办,因为她最近入手了不少阴阳师系列盲盒。在雯雯眼中,恐龙卡、手办和盲盒一样,都是在为自己喜欢的IP买单。

在为泡泡玛特贡献营收的这群人中,不乏雯雯这种愿意为IP买单的人。他们可能不喜欢二次元,也没买过手办,但当如泡泡玛特这样的平台,不断与各类IP联动推出盲盒时,总有人会忍不住迈出第一次。

02 “赌几率的事我不喜欢”

尽管童年有着和雯雯一样的集卡回忆,但菜坤却对盲盒一点兴趣也没有。

“赌几率的事情我不喜欢,最多有时候在游戏里爽几把,现实中我很少带着赌徒心态做事。”在与菜坤聊天的过程中,他时不时都会提到几句游戏。

身为千禧一代,菜坤的童年同样少不了如漫画书、小浣熊卡片和四驱车等爱好,但对他影响最大来自于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。

“03年的时候还在和小伙伴打红白机,04年就被拉去玩网游了。”菜坤接触的第一款网游叫大话西游,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弃坑。

如今,菜坤已经过了而立之年,除了上班,其余时间基本都会花在游戏上。除了大话之外,他还玩一个网游,这两个游戏一个光氪金,一个能赚钱。

菜坤透露,他在那个氪金游戏上,前前后后砸了大概一栋老家县城的楼房首付钱,今年运气好,在另一个游戏上做商人囤货,不仅把之前氪的钱赚了回来,还够他买一辆国产小轿车。

“我觉得盲盒和现在很多手游上的抽卡、抽皮肤玩法差不多,都是靠着未知刺激和中奖心理吸引人持续砸钱。”菜坤之前玩过一段时间卡牌游戏,为了收集和抽到特别稀有角色,他氪了近2万元钱。

但之后他把号低价卖了,因为菜坤发现自己痴迷的不是游戏本身,而是抽卡带来的一时之快,这种投入在他看来没有太大意义。

20万人掏钱,千亿港元市值,年轻人眼中的盲盒到底是什么?-有朝壹日

菜坤充值游戏礼包赠送的手办

菜坤的家里也摆着几个限量版游戏人物手办,都是之前在游戏里充值典藏礼包官方赠送的。他笑了笑道:“比起赌几率,我更喜欢明码标价的东西。”

关于买盲盒是不是智商税,菜坤提到最近两年比较火热的炒盲盒现象。他说,如果买盲盒的人都带着炒盲盒的心思去,那交智商税的人肯定不少。

当各路媒体将炒出来的天价隐藏款盲盒送上热搜时,年轻人用来圈地自萌的潮玩,就已成为投机客们的牟利工具。在一些人眼中,盲盒不是玩具,更像是一张刮刮乐,里面藏着让钱翻倍的机会。

但如果真有人认为能通过买盲盒来改变人生,为什么不直接去买彩票呢?

03 “有闲钱的话,就买来当摆设”

今年是阿金北漂的第四个年头,不久前他刚刚搬家,换了个面积大点的合租房。

说是大点,但整个屋子可用面积也就12平米,但相比他刚来北京时住的8平米隔断,足够在屋里放上除了床之外的其他东西,比如说书柜。

进入他房间第一眼就能看到那张由格子组成的木质书柜,一个个独立空间中,有小说和漫画,也有乐高模型和高达手办。

阿金指着右手边一个格子说道:“那是我的盲盒,刚买没多久。”他手指向的那格书柜上放着两只盲盒的盒子,盒子上立着外形像恐龙的玩具,盒子旁边放着一对精致的马克杯。

前段时间刚搬完家的阿金去逛了一下附近商场,在一家潮流玩具店,顺手买下了盲盒和马克杯。他甚至都没有看买下的盲盒是什么系列,在他眼中,那两只小恐龙和马克杯一样,都只是点缀这间屋子的摆设。

“我平时比较宅,也没啥兴趣爱好,看到喜欢的东西,有闲钱就买来玩玩。”阿金在一家外企上班,家里没有太大的经济负担,自己当下也没有任何买房打算,因此他每个月工资就会多出一部分闲钱用来娱乐消费。

现在,书柜上大大小小格子里放满了他用闲钱买来的物件。阿金说,他来北京四年换了几次住处,只有看到屋里这些喜欢的摆设时,才感觉有个家的味儿。

当问到对盲盒的玩法有什么看法时,阿金表示不在乎,因为对他来说,隐藏款再稀有也就是个摆设。

盲盒不是新鲜事物,之所以能在今天形成风潮,归根结底在于年轻人手中可为爱好买单的闲钱越来越多了。这笔闲钱放在上一代或上上代人手中,多会攒下用于买房养老。

但现在,这代人面对望而却步的房价,即便没有盲盒,他们也会用其他替代品来取悦自己。

04 从亚文化到主流文化

事实上,当我们在讨论泡泡玛特值不值1000亿时,盲盒正从一种亚文化逐渐向主流文化靠拢。这其中不乏资本的推波助澜,但成就泡泡玛特的,不是资本,也不是盲盒,而是这个时代。

因为这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,他们变成了市场消费的主体。随着盲盒被这个时代所认可,青铜器可被藏于土中成为考古盲盒,蔬菜能被装入袋中变成蔬菜盲盒,无论我们喜爱与否,都无法阻挡这场潮水奔涌而来。

而潮水中,有不少像雯雯、菜坤以及阿金这样的弄潮儿,盲盒究竟是什么,其实在他们自己心中早有定论。

电影《阿甘正传》有句话: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。其实,盲盒也像巧克力,我们也不知道下一颗有没有自己想吃的味道。

但若有人想从巧克力里吃出金子,那么他离当韭菜可能就不远了。



本文发表在【有朝壹日博客】 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youzhaoyiri.net/100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