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 络
赚 钱

云游创业公司接连陷入倒闭绯闻,三座大山重压畸变

进入2021年3月份,云游戏创业公司纷纷水逆了。

前脚是中国格来云游戏,后脚是法国Shadow云游戏。二者作为云游戏平台创业公司,最近纷纷陷入倒闭传闻。

从业务结构来看,二者稍有不同。格来云游戏是专注于主机的云游戏平台。Shadow云游戏更像提供云电脑服务,类似国内的达龙云电脑。

玩家启动Shadow应用,可打开Steam、Epic商店体验已购买的游戏。

缘何国内外云游戏创业公司资金链告急?相较于两年前,国内外云游戏发展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?进入2021年,云游戏市场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点呢?

Blade寻求破产保护

Shadow 为玩家提供远程服务器托管。玩家下载Shadow 云游戏应用,可在任一平台上体验高质量PC游戏。

Shadow 官网显示,目前玩家可在有Windows,macOS,Android,Android TV,iOS,tvOS和Linux应用程序的终端上进行体验。

其主打优势是:高品质(高分辨率、高帧率)、超低延迟、随时随地、PC游戏原生体验。收费模式上,Shadow采用月费模式,每月11.99美元。

Shadow云游戏所属法国Blade公司。该公司表示,过去五年中,Shadow已吸引成千上万用户,但无法找到足够的服务器来满足这些用户。

由于云游戏业务受挫,服务器提供商2CRSi要求Blade偿还欠款。

据2CRSi声明,其有权获得Blade公司价值3020万欧元的硬件设备。与此同时,它进一步指出Blade公司还需支付370万欧元的合同款项。

该公司强调,新冠疫情导致GPU供不应求,其它客户对Blade公司服务器非常感兴趣。

Blade公司提交的破产申请已被法国巴黎商业法院、美国加利福利亚北部破产法院接受。前者在3月2日,后者在3月3日。

Blade公司在Shadow云游戏官网发布声明,其宣称将对公司进行重组,以摆脱债务继续开发技术。

公司称,未来几周内将继续寻找投资者,并承诺获得资金后宣布新计划。

目前订阅Shadow云游戏服务的用户暂未受到影响,玩家仍可继续体验。

有消息称,法国OVHcloud创始人Octave KLaba有意愿投资Blade公司及旗下Shadow云游戏服务。

截至发稿止,投资尚未获得实质性进展。

格来云游戏资金链紧张

在Shadow之前,一张格来云游戏员工截图在圈内广泛流传。

云游创业公司接连陷入倒闭绯闻,三座大山重压畸变-有朝壹日
如上图所示,该员工大意为格来云没钱、欠债,工资发不出来,全员解散,公司快倒闭了。

格来云游戏是谁?其母公司是贵阳动视云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动视云科技),成立于2014年1月。创始人张鹤翔曾就职于微软亚洲工程院,公司有80多位员工,大部分为产品研发人员。

2014年9月,动视云科技正式推出云游戏平台——格来云游戏。目前格来云游戏拥有千万注册用户,内置数百款游戏,如《战地5》《孤岛危机:重置版》等

最初格来云游戏上线的是电视端,但由于用户使用习惯,推进受挫。直到2015年年终,公司才将格来云游戏的重心转向了移动端。

格来云游戏以主机云游戏为主,打法酷似OnLive、Gaikai。

笔者了解到,近期格来云资金链确实紧张,部分员工确有拖欠工资,但并未如传闻中那般严重。

早在去年,格来云高层便进行调整。创始人张鹤翔离任CEO,转任CTO主管技术架构和研发体系。COO解锐接任CEO。

公司公告称,本次高层调整是经董事会研究决定,为顺应环境和新挑战,所以变动。

一位格来云游戏员工对此解读为,张总(张鹤翔)是技术出身,偏向技术多一些。再加上技术团队是云游戏业务重要的部门,所以如此调整。

他解释道,此事是否跟腾讯有关系,尚不清楚。

2020年9月,腾讯正式投资格来云游戏,持股21.74971%。目前是格来云游戏第一大股东。

笔者获悉南山资本创始人何佳在本轮投资中扮演着重要角色。目前南山资本持股17.70488%,是格来云游戏第三大机构股东。

鉴于何佳曾任腾讯IEG战投高级总监,可见南山资本跟腾讯关系之密切。

笔者了解到,目前南山、腾讯持续加注格来云游戏意愿不大。公司管理层甚至还找到百度战投,但被婉拒。

目前格来云游戏高层仍在积极想办法筹集资金。

创业公司没机会了?

云游平台创业公司处境艰难,喘不过气,归根结底还在于成本结构:服务器、带宽、版权三大成本。

云游创业公司接连陷入倒闭绯闻,三座大山重压畸变-有朝壹日

他们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创业公司身上。在成本高昂的背景下,一旦云游戏平台创业公司无法保持用户高速增长,探索出合理的商业模式。这必然会导致资金链承压。

一位云游资深从业者告诉笔者,去年格来云游戏用户增长数据并不太好看。

面对这种现状,投资人持续加注的意愿也会减弱。投资机构不拿钱,C端用户付费规模偏少,这就直接导致格来云游戏、Shadow云游戏陷入困境。

客观地来讲,云游平台创业公司陷入僵局并非无迹可循。

笔者曾在《中国特色云游戏》一文中提及,2019年国内云游戏市场格局是大厂冷眼旁观,小厂固守城池。丝毫不见产业链有重兵投入的迹象。

当时,格来云主攻主机云游戏,达龙云主打PC云游戏;海马云、红手指主打移动云游戏,但公司主业是面向B端、G端提供云服务,C端云游戏产品地位一般,双方都没有扩大投入。至于腾讯、华为,它们在两个赛道中只能算是新入局者。

要解释这种现状,还得回到云游戏平台的商业模式上,带宽、服务器占了大头,毛利相对较低。此外,4G网络下网速慢影响了用户体验,导致受众基数较小。

不过随着5G正式商用,SA组网加速建设,产业链变化非常大。市场普遍认为,5G将会解决低延时问题,且降低带宽成本。

届时初创云游戏平台公司、大厂自建云游戏平台会展开正面竞争。

资深投资人士晓壮(化名)曾告诉笔者,随着细分云游戏内容市场逐渐填满,2020年上半年,格来云、达龙云等云游戏厂商必然会扩容游戏内容库,届时必然掀起一场版权大战。

行业发展的确如他所说。稍有区别的是,版权大战双方换成了腾讯VS一票初创公司。

2020年4月开始,腾讯密集起诉极云网络、菜鸡游戏、淘宝、优视、九游。诉求很简单,删除上述平台内腾讯系游戏,并停止宣传推广。

4月16日,广州互联网法院发出国内首份“云游戏”诉中禁令,裁定极云网络立即删除《英雄联盟》游戏内容,并停止相关宣传推广。

当时一位极云网络高管告诉笔者,该事件对云游戏行业会带来负面影响。她说游戏内容都掌握在大厂手中,创业公司的机会很小了。

经过去年一轮版权大战,存活在市面上的初创云游戏平台大多已经站队。

笔者在《71页量子透析中国云游戏中场战事》报告中,明确提出游戏版权受限,C端云游戏平台面临挑战。

眼下国内各大C端云游戏平台,未经授权不允许上架腾讯系相关游戏产品。在愈发严格的版权保护环境下,国内主流C端云游戏平台纷纷投入腾讯怀抱,或寻求庭外和解。

像格来云、达龙云站队腾讯便是典型的案例。

进入2021年,我们发现市面上初创云游戏平台处境愈发艰难,国内外呈现出同一颓势。

笔者认为云游平台创业窗口期已然关闭,大厂角斗的帷幕已经缓缓拉开。



本文发表在【有朝壹日博客】 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youzhaoyiri.net/141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