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 络
赚 钱

互联网巨头布局社区团购,和小商贩抢生意“不讲武德”?

在传统超市以及小商贩眼里,社区团购就像是门口的“野蛮人”。

携款而来,不由分说,各种优惠抢夺客源。

经历了网约车、共享单车的出行大战,以及外卖大战,互联网巨头将目光投向了生鲜电商市场这块蛋糕。

阿里投资了十荟团,腾讯投资了兴盛优选、食享会,美团自建美团优选、美团买菜,拼多多自建多多买菜、快团团,滴滴推出橙心优选,京东推出京东优选。

社区团购还将是它们未来发展的重点项目。

在拼多多成立5周年的庆祝活动上,其创始人黄峥特别提到了拼多多今年推出的社区团购业务“多多买菜”。他表示,买菜是个好业务,是个苦业务,是个长期业务,也是拼多多人的试金石。“它必然也是个长期业务,是好多年的全力长跑。”

滴滴CEO程维更是在11月初的滴滴内部全员会上表示,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,要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。

有人指出,随着技术不断进步,社区团购将是重要的消费场景,为我们的生活提供更多便利。但有人认为,互联网巨头应该多关注高端科技事业,别把目光盯向“低端”的民生行业,携资本搞社区团购抢夺街头小贩的生意,实在“不讲武德”。

先考虑小商贩的生计,还是时代发展为先?繁华过后,是一家独大还是百花盛开?做客本期中新社国是直通车“国是对对碰”栏目的专家谈出了他们的看法。

巨头为何甘心俯身卖菜?

在专家看来,巨头们的涌入无非是看中其背后市场前景。

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、教授盘和林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表示,社区团购通过互联网将零散的消费集合成团购的概念,减少了很多中间环节,是具有效率的行为。随着互联网渗透率越来越高,使用社区团购的群体越来越大,尤其是通过这次疫情,社区团购概念的普及度和接受度更高,在未来将是一个很重要的消费场景。

中国市场学会副会长朱勇毅也表示,社区团购是社区商贸流通中的社区集团消费,具有批量小、规模化的特点,互联网巨头看中的是整合若干小规模成大批量大规模,从而形成巨大消费群体;另一方面,我国社区商业处在初级阶段,发展潜力和空间还很大,相关部门在制定社区商业基础设施的国家标准,规范发展社区商贸流通。“社区团购此时切入时机很好。”

有机构预测,到2022年社区团购的市场规模将会超千亿元。

苏宁金融研究院消费金融研究中心主任、高级研究员付一夫进一步分析称,对于广大居民来说,蔬菜、水果等生鲜消费品是日常生活刚需,具有典型的高频次、高粘性特点,而且线上渗透率整体偏低,可以作为互联网巨头们拓展新增流量来源的重要渠道;

其次,相比传统电商和前置仓等模式,社区团购所采用的“预购+自提”运营模式相对更轻,更加便于复制与规模化,同时基于熟人社交的团购方式与更低的客单价能够吸引用户,使得获客成本更低,围绕社区集中采配也可以降低配送成本。

抢小商贩饭碗“不讲武德”?

互联网巨头布局社区团购,和小商贩抢生意“不讲武德”?-有朝壹日 

社区团购如火如荼,小商贩的生计会有影响吗?在国是直通车近日的一次街采中发现,线上购买生鲜正在被越来越多人接受,尤其是年轻群体。

朱勇毅认为,完善社区团购,纯互联网线上模式是不够的,必须结合社区商业网点,形成线上推介线上整合,线下体验线下落地、分送,这对小商贩是一次机会,可以参与整合和落地。“不存在互联网布局社区团购抢夺了街头小商贩生计的问题,同时小部分没进店的小贩,对社区生活需求是补充。”

盘和林持同样看法。他表示,巨头布局社区团购不存在“武德”问题。传统产业进行数字化应该基于社会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看。随着技术进步,以及数字化普及,包括城市基础设施项目的完善,如冷链物流等方面,线上线下将进一步得以融合,数字化趋势不可阻挡。

国家职业教育研究院电子商务行业分院副院长、商务部研究院电商专家李建华则认为,一般而言,互联网企业切入的行业,必然掀起血雨腥风,重新构建“游戏规则”。社区团购对于传统商业模式既是创新也是颠覆,特别是阿里、京东、腾讯、美团、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携资本优势切入社区团购,前期肯定靠巨额补贴来吸引客流,从而建立竞争优势。在这种冲击下,小商小贩为代表的传统商业模式和业态必然受到挑战,利润空间缩小,生存困难。

中泰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杨畅也表示,社区团购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配送成本和零售商的中间差价,能够降低消费者的支出成本,有明显比较优势。确实可能挤压街头小商贩的传统经营模式,但也对街头实体铺面提出了转型要求,寻求转变经营模式和经营内容,以对冲互联网的冲击。

但李建华强调,当消费者的消费习惯迁移到互联网上来,必然倒逼传统商业模式和业态转型升级,迎合趋势。所以对于社区团购这种商业模式要审慎包容,积极制定行业规则,同时加强监管,而不是简单地否定新业态。

一家独大还是百花齐放

巨头携资本进入社区团购带来的疯狂补贴,让用户仿佛进入一场新的“狂欢”。但狂欢过后,谁能笑到最后?一家独大,还是百花齐放?

李建华表示,社区团购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供应链竞争,没有高效供应链做保障,商品品质及价格、客户的体验感和复购率、赋能便利店等都会受到巨大影响。所以互联网巨头可以通过价格补贴短期内获客,但是要想建立长期稳定的供应链,实现商品的直采,实现利润最大化,却不是一蹴而就的,需要互联网巨头下硬功夫、下苦功夫。

他指出,社区团购具备典型的区域性,发展速度跟区域内便利店布局有直接关系,要想出现统一全国的行业巨头很难,比如湖南长沙目前是互联网企业角逐社区团购的主战场,但是要想颠覆2016年就扎根长沙市场的龙头企业兴盛优选的领先地位,仅依靠资本很难做到。

付一夫指出,从目前来看,社区团购赛道仍处于跑马圈地阶段,不同互联网平台在流量、资本、技术、人力等方面各具优势,尚未能出现绝对的领导者;同时,不同社区消费者需求和偏好也呈现明显的多样化趋势,对于各个平台商品的喜好程度也不尽相同。因此,预计未来社区团购很难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,更有可能呈现出几家独大、多点开花的市场格局。

杨畅也表示,就社区团购目前的发展态势,布局三四线城市以及农村下沉市场,机会相对明显。对于一二线城市,现有生鲜平台的物流配送网络比较完善,对社区团购的需求或许存在压力。这或许也导致出现“一家独大”的可能性并非很大。

盘和林则预计,考虑到社区团购市场的规模,各个领域还可以进一步细分,有很强的差异性,未来或可能是几家,甚至十家左右的企业来占据市场。



本文发表在【有朝壹日博客】 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youzhaoyiri.net/9286.html